您的位置:主页 > X生活派 >李登辉:倚靠上帝,走过一生惊涛骇浪(下)

李登辉:倚靠上帝,走过一生惊涛骇浪(下)

时间:2020-07-17作者: 分类:李登辉:倚靠上帝,走过一生惊涛骇浪(下)

没当传道人,是希望服事更多人

Q:您是否曾说过不从政后要当个传道人,后来为何没有履行这想法呢?

 

李登辉:当传道人?有啊,我受浸那晚,上帝启示我60岁时应该到山地去传道,我就牢牢记在心里;但当我60岁时,正好蒋经国要我接任副总统职位,这让我感到十分头痛苦恼,怎幺办?当时周联华牧师写了信给我和我太太,他说,「虽然上帝要你到山地传教,但现在国家更需要你,你当副总统的影响比去山地传教更大,应该先去当副总统,再考虑当传道人问题。」周牧师的信很长,有诸多提醒,我原本思考个人对副总统一职并没有特别渴求,认为把事情做好最重要,但看完了这封信后,让我得以下定决心先做好副总统的工作。

 

其实我并不是没去过山地乡,很多人不知道,我台大毕业后当助教时期,就是在雾社的山地农场,我当农场场长将近两年,现农场已移至清境农场上方,当时我主要是研究山地农业。

当了12年总统,等我卸下总统职位时都七十几岁了,又太老了。想当传道人也要有「执照」啊,那我得再去神学院念书才行,可是我都已经是个老人了。我任台北市长时,有前往神学院念书的计划,但实在太忙了没空去。总统职务退休后,我也曾在台湾神学院听课,2005~2006年期间,我去听马丁路德的宗教改革课程,听了大半年时间,那时也常邀长老教会的牧师、总干事等人来家中做礼拜。

 

年岁高了,在各方考量下我无法去当传道人,但做为基督徒,我应该为主做见证,这也是我近期出书的想法。

 

凡事都是虚空,到那日我愿如风

Q:回顾您的这一生,您觉可以无憾地对上帝交待的是甚幺?觉得做得还不够好的是甚幺?按您现在的心境,可以分享您目前最喜欢的几段经文吗?

 

李登辉:我现在身体不好,去医院的时间较多,我想是大限快到,去天国的时间差不多近了,所以才赶着出书为主做见证,谈台湾要去哪里?将来会如何?希望留下我的见证和想法。

 

我的儿子在30岁很年轻时就过世,当时我担任台湾省政府主席,我也只能说这是上帝安排,上帝要你何时离开,你就得何时走。我很喜欢我书籍封底形容我的一句话:「晚年的李登辉,眼界、思想已无缠累,下笔行文深切诚恳,以平实的感情回顾人生际遇,不愠不火,多少往事就人尽付风中…。如线团缠绕的人生,现在化约为一个最基本的问题:我是谁?」

 

我是谁?我是「不是我的我」,明天就要化为风了,回归自然。我一生做的事上帝是否欢喜?祂认为我做对还是做错?我不知道,这不是我自己可以评论,终究要交付上帝看祂怎幺说。

现在我的希望,是台湾有更多更好的领导人出来,老百姓可以过好的日子,我在基金会的工作不是为自己,是为后代着想。台湾要往哪里去?我已经写下我的看法,剩下要大家自己去思考未来要怎幺办,这就是民主,大家一起想,不用我这90多岁老头再多说了。

 

现在,我很喜欢传道书写的:「虚空的虚空,凡事都是虚空。」人在日光之下的一切劳碌有甚幺益处?

「人一切的劳碌,就是他在日光之下的劳碌,有什幺益处呢?」

「一代过去,一代又来,地却永远长存。」

「日头出来,日头落下,急归所出之地。」

「风往南颳,又向北转,不住的旋转,而且返回转行原道。」

「江河都往海里流,海却不满;江河从何处流,仍归还何处。」

「万事令人厌烦,人不能说尽。眼看,看不饱;耳听,听不足。」

「已有的事,后必再有;已行的事,后必再行。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岂有一件事人能指着说:『这是新的?』那知,在我们以前的世代,早已有了。」

「已过的世代,无人记念;将来的世代,后来的人也不记念。」

「我传道者在耶路撒冷作过以色列的王。」

「我专心用智慧寻求查究天下所作的一切事,乃知神叫世人所经练的,是极重的劳苦。」

「我见日光之下所作的一切事,都是虚空,都是捕风。」

 

这些经文是在问人活着的价值是什幺?我认为这段经文把人类最空虚的一面描述得淋漓尽致,传道书的意义很大,就是人生要如何避免这种状况,人活着的意义就在这里。反过来说,没有虚无也就没有圣经。就因为人生虚无,所以人才需要神。

 

生命在上帝的手中,我随时离开都没关係,我前些日和郑逢时聊天,他问我说不怕死吗?我说是啊,不怕死,明天、后天,谁知死亡何时临到?我都跟家人讲,到那时很简单,把我烧一烧,洒在玉山上就好,化为尘土,随风而去,人的一辈子,到头来就是这样虚空。

 

我和我太太都很喜欢一首歌,歌名是「千风之歌」,歌词和意境都很美,是表达对生者的安慰,同时呈现出近乎永恆的生命美感,也是我对生死之事的心境写照。

——————————————–

〈千风之歌〉

请不要伫立在我的墓前哭泣   

因为我并不在那里    我并没有沉睡不醒

而是化为千风    我已化身为千缕微风

翱翔在无限宽广的天空里

秋天    我化身为阳光    照射在田野间

冬天    我化身为白雪    绽放钻石般的闪耀光芒

晨曦升起之际    我幻化为飞鸟    轻声地唤醒你

夜幕低垂之时    我幻化成星辰    温柔地守护你

请不要伫立在我的墓前哭泣

因为我并不在那里    我并没有沉睡不醒

而是化为千风     我已化身为千缕微风

翱翔在无限宽广的天空里

——————————————–

(原文为美国诗人弗莱所作,在日本为秋川雅史的演唱版本较为有名)

专访详文:

李登辉:倚靠上帝,走过一生惊涛骇浪(上)

李登辉:倚靠上帝,走过一生惊涛骇浪(中)

相关报导:今天不谈政治只谈信仰─李登辉与论坛报真情对话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