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W绘生活 >2016年改变了世界 它是不是最糟的一年?

2016年改变了世界 它是不是最糟的一年?

时间:2020-08-09作者: 分类:2016年改变了世界 它是不是最糟的一年?

2016年,全世界人民见证了许多不可想象的事,过去人们习以为常的普世价值遭遇严重的挑战,西方自由社会与民主政治的基石出现鬆动,我们似乎正在经历现有秩序的毁灭。过去数十年来,美国一直是多元、包容与法治等价值观的灯塔,八年来,民主党籍奥巴马示範了如何以道德高度限制美国这头资本主义的巨兽,年底大选的结果却是对这种价值的嘲讽,美国终究也在欧洲吹来的民粹主义风潮面前倒下。

恐怖攻击与经济不平等一直是民粹主义的催化剂,移民与自由贸易成为众矢之的。过去一年,全球化、自由贸易、开放社会、菁英制度与主流媒体都成为谴责的目标,英国脱欧让卡梅伦下台,希拉莉败选让奥巴马的遗产化为乌有,这些对压迫的反抗让普世价值摇摇欲坠,我们应该问的是,取而代之的将会是甚幺?

2016年过去了,多位重要领袖将退出历史舞台,然而新规範与新价值的塑造者,似乎是一群危险又善变的人物。

11月9日 再见奥巴马 希拉莉 与TPP

英国脱欧与特朗普胜选标誌一个革命性的时刻,即是人民对现状的极端反应,然而执政八年的奥巴马、有意接班的希拉莉,甚至整个民主党都未意识到这件事。希拉莉可能会是奥巴马政治遗产的继承人,也会是传统左派如桑德斯等人寄予厚望的新总统,她的败选意味着奥巴马时代的终结,健保政策、中东政策及亚太政策都将改弦易辙,奥巴马可能没有想过,他会与希拉莉一同消失在国际舞台。

2016年改变了世界 它是不是最糟的一年?

与他们一同离去的,还有奥巴马力推的「跨太平洋伙伴关係协定」(TPP),特朗普明确表示在上任第一天就会推翻TPP,这项牵涉亚太12个国家的自贸协定,不但是自由贸易的新标桿,原本也会是重塑亚太局势的基石,却也成为敌视自由贸易的美国选民的眼中钉。奥巴马重返亚太的连繫网,即将被特朗普在美墨边境筑起的高墙所取代。   

2016年改变了世界 它是不是最糟的一年?

6月24日 英国脱欧 卡梅伦下台

英国举行全民脱欧公投,结果由脱欧派胜出,首相卡梅伦亦因此宣布辞职。脱欧背后,代表着英国社会对移民、就业与经济一连串问题的取态,亦有指这是一次民怨发洩。一场全民投票,令英国与欧盟分道扬镳,欧洲大陆局势动荡。在民族主义冒起的势头下,欧洲一体化之路,似乎愈走愈艰难。

有人说英国脱欧暴露了全球化赢家与输家之间的差距,显示了文化的分歧与对变革的不同态度,也有人说英国脱欧象徵了全球化2.0时代的终结。对主权的渴望打破了集体共治的民主幻想,英国独立党前党魁法拉吉痛批欧洲议会的官僚作风,让成员国忍无可忍,但究竟是集体主义造成官僚,还是官僚塑造了失败的欧盟,恐怕英国脱欧之后也找不到答案。

2016年改变了世界 它是不是最糟的一年?

12月9日 闺蜜风暴 朴槿惠被弹劾

韩国总统朴槿惠自9月起爆出密友崔顺实干政丑闻,人民怒不可遏。自丑闻发生后,人民每逢周末都走上街头,要求朴槿惠下台。示威规模打破纪录,超越1987年的「6月抗争」。朴槿惠却迴避问题,一再拖延,直至在野党及执政党「倒朴派」联手,在国会以压倒性优势,成功弹劾朴槿惠,更要即时停职。不过,朴槿惠最终是否遭受弹劾而下台,仍有待宪法法院审理,相信至2017 年才有判决。

2016年改变了世界 它是不是最糟的一年?

11月25日 卡斯特罗

古巴前总统卡斯特罗与世长辞,终年90岁。卡斯特罗是古巴革命武装力量的主要领导人及最重要人物,被誉为「古巴国父」。他在1959年成功推翻古巴政权,成立美洲第一个共产主义政权,成为古巴总统,统领古巴近半个世纪。卡斯特罗逝世,举国一片哀伤,惟仍然难掩新生代渴望自由、追寻西方文化的希冀。 

                               

2016年改变了世界 它是不是最糟的一年?

10月13日 泰王普密蓬

在位70年的泰王普密蓬驾崩,终年88岁。普密蓬多次平定泰国纷乱局势,无论是反对党还是军方都敬他三分,而泰国民众更视他如亲父。泰王去世消息一出,举国陷入伤痛,政府宣布全国哀悼一年,以向这位德高望重的君王致哀。王储哇集拉隆功两个多月后继位,成为新任泰王,惟泰国失去「定海神针」,政局未来仍充满变数。

2016年改变了世界 它是不是最糟的一年?

6月3日 拳王阿里

美国传奇拳王阿里今年6月3日逝世,享寿74岁,美国《纽约时报》选为年度最牵动人心的辞世消息。阿里在拳坛战功彪炳,是三届重量级世界冠军,被誉为20世纪最伟大的拳击运动员。除了辉煌的职业生涯,他一生对抗种族不平等、捍卫宗教自由,勇于为反战发声,更是黑人解放象徵,获媒体讚扬为「社会斗士」。其中在越战爆发时,阿里以自己信奉伊斯兰教为由拒绝入伍,不但拳王荣衔被褫夺,也在一审中被判囚五年,但他凭着不挠斗志重返拳坛,写下传奇。

2016年改变了世界 它是不是最糟的一年?

11月9日 狂人崛起 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

美国大选除了是人民决定自身利益的表态外,更是全球关注的大事。民主共和两党派出的两位重量级候选人正面交锋,狂言狂语的特朗普,与精英建制的希拉莉,代表两种截然不同的价值观,最终美国人民选择了前者。国内经济衰退、社会敌视外来移民、军事重返亚太碰壁、中东反恐成效不佳……美国面对着种种内忧外患,特朗普上台前夕,未发表任何实质政策,却连番与中国「对着干」,先与台湾的蔡英文「总统」通电话,再于社交网发炮狂轰中国,令人担忧「狂人」真正上场后,还会惹来甚幺争议。

2016年改变了世界 它是不是最糟的一年?

12月12日 土俄携手 叙利亚内战逆转

持续近六年的叙利亚内战在今年底出现悲哀的转机,在俄罗斯倾力相助下,政府军成功包围叛军最大据点阿勒颇,并在12月12日宣布成功收复,普京支持的大马士革独裁政权将取得最后的胜利。这也代表当年的「阿拉伯之春」,最终只在突尼斯开花结果。这场胜利究竟是好是坏众说纷纭,但不变的是叙利亚人民再度经历了一波残酷的人道危机。

对普京来说,这是昂首阔步的一年,他挺过了西方社会的制裁,掌握了中东话语权,更成功拉拢了亲美的土耳其,这个结果与西方社会出现的反民主声音如出一辙,但对第三世界国家来说,是福是祸尤未可知。

2016年改变了世界 它是不是最糟的一年?

5月9日 迪泰特亲中反美

有「菲律宾特朗普」之称的迪泰特,在今年菲律宾大选胜出,成功当选总统。他上任后随即以铁腕扫毒,击毙逾6,000名涉嫌吸毒及贩毒者,惹来外界抨击。美国奥巴马政府不满有关做法,于年底宣布停止向菲律宾提供资助,惟迪泰特毫不怯场,更一改菲方亲美态度,宣布要「与美国分手」,同时对中、俄两国释出善意,甚至表示愿意「搁置」南海争议。惟特朗普同样当选总统后,两位狂人变得「老友鬼鬼」,甚至互相恭维。美菲两国关係能否回复稳定,还需密切留意。

2016年改变了世界 它是不是最糟的一年?

7月15日 未遂政变后的土耳其

土耳其一批叛军在首都安卡拉及最大城市伊斯坦布尔行动,企图推翻现任总统埃尔多安政府。埃尔多安迅速反击,公开指摘是少数人谋反,呼吁人民上街抵抗,矢言政变阴谋者不会得逞。大批民众响应,有人冲击叛军防线,甚至赤膊挡坦克,期间有叛军向群众开枪。冲突造成265人丧生,另有逾1,400人受伤。短短五小时后,埃尔多安重夺控制权,并直斥流亡美国的回教教士居伦策划政变。这场政变改变了埃尔多安的既定政策,向叙利亚出兵,不再支持叛军的做法直接改变了叙利亚内战。

2016年改变了世界 它是不是最糟的一年?

相关阅读:

随机推荐

热点聚集

最新文章